約3:16 上帝愛世人,甚至將他的獨生子賜給他們,叫一切信他的,不至滅亡,反得永生。
  上帝愛……甚至。英文單詞“love(愛)”不足以表現希臘文詞語agapē(愛)和agapaō(去愛)(見太5:43節注釋)所表達的那種深切的關懷。愛是創造主對被造之物所有的一種超絕的品質。愛是上帝政權中的决定性力量。“上帝就是愛”(約一4:8)。
  約翰說自己是“耶穌所愛的那門徒”(約21:7;參見約13:23;19:26;20:2;21:20),即,耶穌所深愛的。原因很簡單,約翰比其他門徒更能順服耶穌完美生活的影響,最終比其他門徒更能理解幷反照他生命的完全與榮美(見第891,892頁)。約翰比其他的門徒更能欣賞那神聖之愛的長闊高深,而且更好地向他的同胞傳講這愛。他在本節中就努力將這愛表達出來──“上帝愛世人,甚至……”。在約一3:1節中他再次宣稱,“你看父賜給我們是何等的慈愛”。言語無法表達那恒久不變之愛的深度,約翰只是簡單地邀請人們來“看”。天父神聖無窮之愛的最高表現就是賜下他的獨生愛子(約3:16)。“人爲朋友捨命,人的愛心沒有比這個大的”(約15:13)。
  世人。希臘文詞語kosmos,指被造的世界,一個有機的實體(見太4:8節注釋)。上帝的愛將所有的人包含在內,但只有那些對它有反應的人才會直接受益(見約1:12節注釋)。愛需要互動才能變得更加完全。但很明顯,上帝的愛不僅給予那些接受的人,同樣也包括那些拒絕的人。那些喪亡的人沒有一個可以埋怨說上帝不愛他們。堅持說上帝不顧一些人自己的選擇而預先命定他們的滅亡就是在說上帝恨他們。這樣做就是在指責上帝是不公的,幷要將那些人滅亡的責任歸到上帝頭上。見羅5:8;林後5:19;見17-20節注釋。
  賜給。愛只有在行動中才顯得真實。上帝對罪人的愛使他爲他們的得救付出了他的所有(見羅5:8)。愛的實質就是爲人舍己;愛的對立面就是自私自利。
  他的獨生子。直譯是“他唯一的兒子”(見第1章的補充注釋;見路1:35約1:14節注釋)。
  一切。上帝的愛是無窮無盡的。他救贖的恩典是給所有人的。這其中只有一個條件──相信基督幷且願意與他合作。見約1:12節注釋。引領人悔改的正是上帝的恩慈(羅2:4)。正是他愛的陽光融化人剛硬的心靈,將那失喪的領回,使罪人成爲聖徒。
  。見約1:12節注釋。
  滅亡。希臘文詞語apollumi,“完全毀滅”,“根除”,“消失,無有”。“罪的工價乃是死”(羅6:23)。“永生”的對立面不是永久的痛苦,而是永遠的滅亡,永遠的死。罪本身之中就包含了死亡的因素。死亡隨罪而來,不是簡單的因爲上帝要這樣,而是因爲罪人自己選擇與那生命的源頭──上帝──隔絕。
  永生。希臘文詞語zōē aiōnios。在約翰福音中,形容詞aiōnios(永恒的)只和zōē(生命)連用(約3:15,16,36;4:14,36;5:24,39;6:27,40,47,54,68;10:28; 12:25,50;17:2,3)。關于zōē的意思見約1:4節注釋;aiōnios,見太25:41節注釋。約翰福音3:16節希臘文直譯是“能够保持擁有永遠的生命”。“永恒的生命”就是能够持續到永遠的生命,即,沒有盡頭的生命。這只有通過與生命之源不間斷的聯繫才能實現。
  在約一5:11節中作者强調了上帝賜給“我們永生” [zōēn aiōnion]這一事實。只有當上帝將那無法用言語表達的禮物──就是他獨生的兒子──賜給我們的時候,我們的永生才有指望。能够歡呼自己現在擁有上帝所賜的禮物──“永生”,幷且“這永生也是在他兒子裏面”(約一5:11;參見約3:2)對于真誠的基督徒來說無疑是一項特權。“人有了上帝的兒子就有生命,沒有上帝的兒子就沒有生命”(約一5:12)。擁有永生是以憑藉信心讓基督住在心裏爲條件的。相信的人就有永生,幷且是已經“出死入生了”(見約5:24,25;6:54;8:51節注釋)。


約14:3 我若去為你們預備了地方,就必再來接你們到我那裏去,我在哪里,叫你們也在那裏。
  我若去。這個條件狀語從句不是要提出一種不確定性。這裏翻譯成“若”的希臘文詞語ean包含有時間的意思,因此應該翻譯爲“當[的時候]”,就像在林前14:16;約一3:2兩節中的翻譯一樣。
  就必再來。希臘文在表達這個應許時用的是現在時態。這種所謂將來的現在强調的是這一事件的確定性。這件事被認爲是非常確定的,確定到什麽程度呢,就好像它已經發生了一樣。這裏顯然是指耶穌的再來,就是前一段時間在回答一個問題,“你降臨和世界的末了有什麽預兆呢?”(見太24:1-3節注釋;見太24:30,31節)時所生動描述的。
  。希臘文paralambanō,直譯是“接到……的身邊”(見太24:40節注釋)。
  我在那裏。門徒們蒙指示,耶穌二次回來之時就是他們與他們主的重逢之日。這裏絲毫沒有暗示可以證明一種非常流行的學說,即,信的人在他們死的時候就與主在一起了。聖經其他地方也沒有證據支持這種觀點。同樣,保羅也提醒信徒注意,耶穌二次來臨時才是莊嚴偉大的重逢之日(帖前4:16,17)。
  耶穌去了他父的家裏。他一直在迫切地等待,等待他自己在他的教會中彰顯出來。當他的百姓完全再現了他的形象時他就會回來了(《路》第三章)。我們有權催促榮耀天家來臨的日期(彼後3:12;參見《曆》第六十九章;《路》第三章)